当前位置:主页 > 电池生产设备 >

江西革命老区如何拿下稀土全球定价权?

发布日期:2022-04-19 22:5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1992年南巡的时候,曾经把中国的稀土矿产比作和中东石油一样的战略资源。

  被称为“工业维生素”的稀土,几乎应用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农用地膜、手机、电动汽车,大到核反应堆、卫星、导弹。

  2021年年末,一个归属国务院国资委直管的新央企——中国稀土集团在江西赣州正式挂牌。

  2021年12月22日晚间,上市公司五矿稀土发布了一条公告称,经国务院国资委研究并报国务院批准,同意中铝集团、中国五矿、赣州市人民政府等进行相关稀土资产的战略性重组,新设由国务院国资委控股的新公司。

  第二天上午10点08分,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匾,就正式挂在了赣州市章贡区政府大院和办公楼的门口。

  这条新闻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当时国内公众正在吃某歌星离婚的瓜。

  2021年12月6日,提前探知消息的《华尔街日报》就对这件事进行了爆料。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说,中国已经批准成立世界上最大的稀土公司之一,并分析这是在中美关系紧张加剧之际,中国为了保持这种战略金属在全球供应链中主导地位的举动。

  《华尔街日报》还分析,合并后的稀土集团,是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国对稀土的定价权,避免中国公司之间的内讧,并利用影响力与西方主导的关键技术努力进行博弈。

  外媒猜归猜,我们成立中国稀土集团的目的,可不只是为了让稀土矿卖个好价钱,或是挥舞稀土“制裁大棒”这么简单。

  在讨论中国稀土集团成立的意义之前,我们不妨先转回头,看看中国稀土产业这一路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上个世纪60年代,全球最大的稀土矿和加工厂分别在美国和法国,虽然中国拥有所有稀土元素的矿藏,可是分离提纯技术却在西方国家手里,没法分离提纯稀土元素,稀土矿只能当土卖。

  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稀土之父”徐光宪打破了技术垄断,研发出了稀土串级萃取技术,中国的稀土分离加工技术一下变成了世界领先的水平。

  稀土矿多,再加上技术先进成本又低,国际稀土业迎来了“中国冲击”,没什么竞争力的国外稀土垄断企业开始减产、停产,并大规模进口便宜的中国稀土。

  中国稀土行业并没有因为成了稀土生产大国而得到什么实惠,反而众多民企为了争抢出口份额打起了价格战,无序开采甚至盗采、走私,稀土再次贱卖成了“土”的价格。

  产能上来了,技术领先了,中国在稀土产业链中的话语权、议价权却没有提高,反而让大量的稀土资源被贱卖甚至浪费。

  1998年,稀土出口配额制度开始实施,限制出口量;2006年,停发稀土矿开采许可证,开始控制开采总量。

  2010年,因为日本强行扣押中国渔船的事件,中国暂停向日本出口稀土,引发全球稀土价格暴涨。

  中国随即开启了第二次稀土行业整合的大幕,把开采和生产交给了六家国企集团,最终形成了北方稀土、中铝集团、厦门钨业、五矿集团、广东稀土和南方稀土这六大稀土集团并立的局面。

  而根据“十三五”规划,这六大集团完成对全国所有稀土开采、冶炼分离和资源的综合利用,企业整合的时间节点是2020年底。

  为什么中国稀土集团要在赣州落户?一南一北两个稀土集团,各自的角色定位又是什么呢?

  轻稀土数量多但是价值比较低,中重稀土才是各种高新科技材料和军工应用的主角。

  中国的稀土资源不仅是储量丰富,更重要的是稀土元素齐全,而且资源分布很有特点:

  轻稀土主要在内蒙古包头的白云鄂博,这里的稀土储量全球第一,总储量占了全国的83%以上。

  中重稀土则主要分布在南方,主要在江西赣州和福建龙岩一带,特别是赣州,就占到了36%。

  坐拥这些中国独有的珍稀矿产资源,让赣州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有“稀土王国”之称。

  作为落户江西的第一家央企,中国稀土集团借用章贡区政府大楼办公,这个模式上一次使用,还是落户武汉的三峡集团。

  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得出赣州对稀土行业的重视,那就是赣州这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长期都是由省委副书记挂帅。

  比如从2015年就主政赣州的李炳军,还有现在接替他担任市委书记的吴忠琼。

  巧合的是,他们两人一位曾在化工部任职,另一位以前是国家国防科技局的总工程师。

  既有资源集中的优势,又有政策支撑的优势,赣州的稀土产业链自然比其他地方更有优势。

  中科院稀土研究所就在赣州,去年他们就和江西省科学院、江西理工大学、新余钢铁集团共同攻关,突破了稀土钢冶炼的关键技术,实现了稀土钢材的工业化应用,开始向稀土应用的下游产业拓展。

  2021年3月1日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部长肖亚庆谈到稀土管理的问题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以前,国内稀土行业的“内卷”太严重了,民营企业为了商业利益争相压价,甚至盗采、走私稀土矿。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曾说过:“我们现在稀土没卖出‘稀’的价格,卖出了‘土’的价格。”

  多年的“崽卖爷田”之后,2012年,国新办发布的《中国的稀土状况与政策》白皮书显示,我国稀土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23%。

  有资料显示,2011年,仅赣州一地因为稀土开采造成的环境恢复性治理费用,就需要380亿元,但当时整个江西的稀土企业利润才只有64亿元。

  中国稀土集团这次整合的五矿稀土、南方稀土和中国稀有稀土三家企业,在2021年度轻型稀土的开采量占全国总量的32.58%,中重型稀土开采量占年度总量的67.94%,冶炼分离量占了35.68%。

  因此,重组后的中国稀土集团,在轻型稀土和冶炼分离方面将占全国份额的30%,中重型稀土占比差不多有70%。

  这也就是说,今后北方稀土主要侧重于轻型稀土,中国稀土集团主要侧重中重型稀土,减少了分配不均和资源浪费,同时也能让国家利益最大化,不会再出现当年南车北车海外互相倾轧的局面。

  稀土下游应用最广泛的领域是磁材,差不多占了全球稀土消费的48%。有机构测算,按照目前新能源汽车和风电领域的蓬勃发展,稀土高性能磁材在2023年的需求量将达到19.8万吨。

  我们就拿新能源汽车来举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的数字,2022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是500万台,同比增长47%。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稀土的消耗量在全球的占比已经超过了56%,未来几年可能超过60%。

  不仅是努力在弯道超车的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需求,国内的风电能源领域、航空航天等高新材料和军工领域,都对稀土需求旺盛,资源肯定是要优先保障国内发展的需要。

  还应该注意到,这次重组中,除了几大稀土集团的加入,还有中国钢研科技和有研科技这两家稀土科技研发企业。

  过去我们虽然占着全球近90%的加工量,但主要是提供上游的原材料,做不了高附加值的深加工产业。

  如果从稀土产业上中下游的附加值层面来看,稀土精矿、分离产品、新材料和器件的价值比差不多是以1:10:100:1000的几何级递增。

  中国的稀土出口到美国、日本转了一圈,加工成稀土新材料、新设备后又被高价买了回来。

  如今,把稀土科技研发企业整合进来,目的就是为了拉长产业链,从原先产业链的上游和中游,向更高附加值的下游延伸。

  中国在全球的稀土产业链中仍集中在上游和中游的领域 数据来源:东方证券研究所整理

  其实,从2018年开始,中国除了是全球最大的稀土出口国之外,还成了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

  2018年到2020年,中国每年都从缅甸、马来西亚等国进口超过4万吨的稀土氧化物。

  再一个,中国的稀土产业拥有先进的分离技术和巨大的产能,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开采或者买来的原矿,都得拉到中国进行分离提纯。

  在这种绝对的供方市场形势下,把国内的稀土企业整合为南北两大集团,并且各自侧重轻稀土和中重稀土的业务后,生产端将会大大提升对行业的控制能力和定价权。

  此前,已经有国内稀土企业收购国外的稀土矿或是控制国外稀土公司运营的先例。

  当有一个集勘探、开采、冶炼、加工为一体的集团出现在国际市场的时候,我们外出“找矿”的路,也会走得更顺一点。

  当然,可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利用“巨无霸”体量和国内外,特别是国内的巨大市场需求,逐步掌握稀土制品的相关产业技术标准。

  如果原材料—加工—技术—标准这个链条打通,中国稀土产业就能真正从“全球最大”变成“地表最强”的存在。

  外国想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过来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赣州革命老区不高兴、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