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镍氢电池 >

对当前镍逼空事件的一些思考

发布日期:2022-04-09 02:43   来源:未知   阅读:

  由于缺乏价格指引,全球现货交易几乎停滞,因国内进口原料价格高、产品价格低,一些镍生产企业开始减产,一些镍下游从3月9日起已不接新订单。

  3月7日8日,LME镍期货价格出现非理性暴涨。3月7日,LME镍期货三月合约收盘价达到50300美元/吨,3月8日,LME镍期货三月合约盘中最高攀升至创历史纪录的101365美元/吨。3月8日下午,LME宣布当日镍交易全部作废,同时暂停镍交易,并决定不会在3月11日前恢复。推迟原定于9日交付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并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8日零点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

  此次镍逼空事件引发LME暂停交易,一系列连锁反应已开始出现。由于缺乏价格指引,全球现货交易几乎停滞,因国内进口原料价格高、产品价格低,一些镍生产企业开始减产,一些镍下游从3月9日起已不接新订单。因前两天报价从每吨4万元跳升至5万元以上,国内硫酸镍厂纷纷停止采购,甚至对海外客户大面积毁单。

  我们认为引发本次镍逼空事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从产业角度看,是传统的镍定价机制和新的发展形势之间的矛盾总爆发,是现有镍期货合约的设计跟不上全球镍产业发生的巨大变化。

  近40年,全球镍市场从影响价格的力量,到产品结构,到区域结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阶段I:2001年之前,欧美日是镍生产和消费的主力,定价主体和影响因素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阶段II:2001-2010年中国加入WTO激发大宗商品黄金十年,供不应求刺激价格上涨,中国进入全球视野。

  阶段IV:2017-全球EV大发展,将镍推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在全球镍市场的影响力逐年提升。

  2001到2021年期间,中国占全球原生镍消费量从4.5% 提高到56 %,2005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镍消费国。

  从分地区产量看,2009年中国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原生镍产量最大的国家。2021年印尼超过中国成为第一大镍生产国,中国和印尼的产量份额占全球60%。

  2012年全球原生镍产量约185万吨,其中电解镍占比51%,镍铁占比38%,镍盐占比11%。

  2021年全球原生镍产量,电解镍产量占比33%(俄镍占电镍产量的25%),近十年占比不断下降,其他的产品如镍生铁(主要是中国和印尼生产)占比近50%,其余就是传统镍铁和镍盐。未来全球镍的产品结构中,电镍的占比还要下降,镍生铁和硫酸镍的产量比重还要提高。

  预计到2025年全球原生镍产量,电解镍占比17.7%,镍生铁和镍铁占比56.7%,镍盐占比25.5%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给镍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消费预期,具体不再赘述。未来硫酸镍的原料主要镍湿法冶炼中间品和高冰镍,硫酸镍用于生产三元前驱体和三元材料,进而用于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硫酸镍产业链上很多环节都属于涉镍产品,包括镍湿法中间品、高冰镍、硫酸镍、三元前驱体、正极材料,电池、汽车,加上镍生铁企业。这些企业为了应对镍价的格波动,都是有保值需求的。由于这是一块新兴的、快速增长的市场,从业企业逐年增加,也是近几年国内外各大交易所争相开发的潜在客户!

  2021年全球电镍产量近80万吨,其中可以在LME交割的品牌产量约70万吨,俄镍就占这70万吨的近27%。俄罗斯镍消费量很低,每年绝大部分产量都出口到中国和欧美,是全球镍现货市场的主力。

  目前国内外期货交易所的镍合约均是电镍,中国企业在进入LME进行交易时,肯定是清楚LME交易的是电镍,而不是自己生产的涉镍产品(含镍生铁、高冰镍、硫酸镍、前驱体等非标准交割产品),LME在接受中国企业参与交易时,也应该是清楚这批新来的客户是什么性质,他们的大致的产品结构。

  2021年底四季度,市场普遍认为2022年镍的价格走势是前高后低,新能源需求依然火爆,但上半年印尼新项目尚未放量, 下半年随着新项目的投产,镍价大概率是逐渐下行的,这也满足了下游材料、电池和汽车行业的期望,希望上游矿产资源价格回落,降低电池和汽车的成本,扩大新能源车的市场份额。当时我们和客户讨论的线年镍价的支撑位在哪里?

  但俄乌战争的爆发逆转了这一预期。西方国家对俄进行制裁,尽管LME声明对俄罗斯的制裁没有涉及到能源和金属领域,但是 现在船运紧张,有些船不去俄罗斯,导致俄镍在现货市场的可供应量下降,国际市场镍价开始飙升!

  镍生铁、硫酸镍不是标准交割品,但是到2025年这部分产量有望占全球份额近80%!如果说是企业生产的产品和交割品不一致(此镍非彼镍),就不应该参与保值交易,那么这些企业的保值需求如何满足?期货交易所要不要开发这些交叉套保的客户和市场?开发完客户,如何根据新的形势提供相应的服务?

  如果说相关企业手里没有满足交割要求的电镍,参与保值就有可能面临逼仓的风险,那么在实体消费之外岂不是又多出了一个挂钩保值的电镍需求,扭曲了正常的供需平衡。

  LME 尚未开盘,大家都很关心开盘后价格怎么走?开盘价格堪比哥德巴赫猜想。价值决定价格,价格围绕价值波动。我们试图从LME有史以来的几个关键时点,分析一下镍到底应该值多少钱?

  从1980年-2021年LME三个月期货价格年均价来看,1980年以来的平均价是11310美元/吨;2001年以来的均价是15798美元/吨,2005年以来的均价是17389美元/吨,2017年以来的均价是13991美元/吨,到2022年之前年度最高价是2007年的36126美元/吨。

  期货交易所的一个重要功能是通过各方参与,发现价格。过去的价格已经发生,未来的价格拭目以待!

  这一事件暴露了我国部分企业在境外运用相关金融工具时,风险管控意识有待加强。中资企业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地来越重要,在海外投资的资产套保需求也逐渐增加。稍有不慎,牵一发而动全身,产业层面影响上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营,金融层面波及国内外的银行、期货与证券市场。

  建议企业加强自律和风险防范,利用期货市场实现套期保值和产融协同的同时,要充分完整准确把握期货交易的规则,提高企业本质安全。

  2017年11月LME年会期间,LME Battery Working Group专门邀请欧洲著名车企代表参会,和车企一起探讨如何设计一些新的电池金属合约,利用LME这个平台来对冲电池成本增加的风险。国内上期所多次强调要服务新兴的新能源产业,广期所也计划推出锂和硅的期货。由此可见各大交易所对新兴产业和市场的高度重视。

  建议国内外交易所尽快完善交易规则,增加交割品牌,开发新的镍期货合约,与时俱进,扭转小部分金属产品定价全市场的交易机制,避免这样的恶性逼空事件再次发生!